读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二章袭击

第一百六十二章袭击

        傍晚,打扮怪异的巫师们出现在酒店的各个角落,菲利克斯站在酒店花园里,看着几个巫师正在爬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余光瞥见马克斯韦尔和一个面容严肃的女人交谈着,他显得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法国,西莱斯特!不是美国,你也不能用你****会头头的名义让我听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被称为西莱斯特的女巫面容精致而严肃,浑身上下的装扮一丝不苟,挑不出一丝差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像是一位刚刚才从几十公里外的麻瓜政府办公大楼赶来,参加一场慰问贫民窟活动的干练的政府官员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她旁边就站着几个穿着百褶裙、戴着鸢尾帽的巫师,他们正一脸严肃地对着自动洒水机指指点点,这更加为她的身份增加了说服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她灰色的瞳孔里似乎迸射出火焰,她抿了抿嘴唇,克制自己不要说出什么伤人的话,但她的回应依旧强硬:“法律是不容践踏的底线,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会处理好的。”马克斯韦尔生硬地说,他在‘我们’这个词上着重强调,似乎在提醒对面的女人,他们对这个词的理解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很快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    菲利克斯踱步过去,这位法国傲罗的脸上还挂着怒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太傲慢了,还以为我是她的下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?”菲利克斯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难对付的女人,诺埃尔·西莱斯特,美国魔法国会在****会的头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美国那边派傲罗过来,理由是协助打击可能的罪犯。”马克斯韦尔板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菲利克斯啧啧称奇,这种要求确实很过分,就差直白地指着法国魔法部的鼻子骂,“你们太垃圾了,我信不过你们,我要自己派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要是不放心,为什么不干脆在一开始就把会议放在美国?”菲利克斯问,他之前就询问过类似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派系争斗?难言之隐?反正据我了解,有不少人反对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菲利克斯敏感地问:“是哪些人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我没记住。”马克斯韦尔露出尴尬的表情,他小声嘟囔说:“部里给我准备了一些资料,其中就有各种剪报什么的,放在我房间里,但我没细看……你要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方便的话,谢谢你,马克斯韦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,而且你对食物的口味和我很搭,我喜欢红酒炖牛肉那道菜。”马克斯韦尔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的些许芥蒂就这样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第二天,也就是会议正式开始的前一天,来的巫师更多了,粗粗算下来,已经超过了一百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带来的后果之一,就是酒店里的工作人员看他们的眼神更奇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说说,你们是什么奇怪的组织吗,比如‘奇装异服癖’之类的?”酒店前台和菲利克斯聊着天,这些人里,只有少数几个着装正常,而菲利克斯在这其中是最年轻、最英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完全可以这样理解。”他说,省得你真的想明白,被一发遗忘咒放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看到了布巴吉教授的身影,他迎上去,接过她手里的小箱子,“你来得比我预计的更晚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布巴吉叹了口气,“我改了会议上的报告论文,这几天一直在纠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菲利克斯带着布巴吉教授来到她的房间,两人一路闲聊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倡议巫师与狼人通婚?”菲利克斯诧异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只是狼人,”布巴吉纠正道:“我看到了混血的优势,我建议纯血与混血、麻瓜,甚至是一些类人生物通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菲利克斯的表情有些僵硬,他倚靠在房门上,好半天才开口道:“您有什么理论依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布巴吉教授说道:“这是我在麻瓜书籍上获得的灵感,虽然那个叫孟德尔的麻瓜用来做试验的材料是豌豆。但是……我也查了许多巫师资料,近百年来确实混血巫师的成就更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菲利克斯有些头疼,他不知道该怎么劝劝自己这位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理论一经抛出,不啻于引爆一颗核弹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理论是否正确还在两可之间,但却绝对会遭到全世界纯血家族的疯狂抵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布巴吉教授,”菲利克斯委婉地说:“以目前魔法界的风气,大部分巫师还没有做好接受这个理论的心理准备。或许我们可以将话题稍微修改一些,从一个更安全的角度出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布巴吉教授看着他,轻声说:“你的建议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当前魔法界的自锁自封作为攻击点,号召各国魔法部把注意力放在外面的世界,麻瓜科技、新奇的理论,甚至与麻瓜政府展开有限度的合作;或者从普通巫师的角度出发,号召年轻的毕业生们在麻瓜世界进行社会实践,至少可以积累一份工作经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多数巫师早就与社会脱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菲利克斯还举了卡拉米的例子,“他毕业后进入麻瓜的高等学府学习,也许几年后,他就是法国魔法界的麻瓜问题权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布巴吉思索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菲利克斯劝说道:“这和本次会议的主题相符合,而且一旦雪球形成,即使是最顽固的纯血家族也会被时代的浪潮裹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布巴吉对这个说法不是很满意,她虽然是麻瓜研究教授,但并不认为两者可以合作,或者说,有合作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是看到了巫师界纯血思想的不合理,继而提出自己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7月20日,会议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诺埃尔·西莱斯特作为国际巫师联合会的代表——兼会议发起人——主持了整个会议,但她却显得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停看向一个方向,那是一个身材高大、一脸沧桑的男人,他每隔几分钟,都会出去一趟,回来时,冲她比出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国家的代表上台发言,菲利克斯有些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    很难想象,这些老旧的观念来自当前最著名的一群麻瓜问题研究专家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乐子,是当一个巫师提出“麻瓜威胁论调”时,被一个德国巫师怒斥他是“格林德沃的残党”,朝他丢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布巴吉的观点会被淹没在这种拼命灌水的发言里……菲利克斯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布巴吉教授,你的发言顺序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前面还有两个巫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布巴吉教授站在了台上,她清了清嗓子,脸上挂着一种悲壮的表情,菲利克斯就知道她没有听进去自己的劝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时,那个一脸沧桑的男人匆匆跑了进来,他大声喊着:“有袭击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爆炸在他身后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