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阁 - 都市小说 -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在线阅读 - 续24

续24

        赖床是对周末最基本的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锦却一点都不尊重周末,早早起床在露台上打一套拳,神清气爽,再看看旁边姜禾养的几盆花,逗逗小乌龟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心底里来说,她很想留在江城,生活得很舒服,但……终究还是要离开的,这里实在太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城大学——对于一般人来说也可以了,很适合十安,却不适合她。更何况许十安现在的目标已经换成了洛城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江城留不住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要看看更广阔的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练完拳洗漱一番,拿平板听听广播,已经八点多,家里只有她自己起床,许锦不由到厨房里翻翻,先喝一袋牛奶。

        卧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禾拿小脚在许青腿上蹭来蹭去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闹……赶紧给他们去做早饭了。”许青往外扒拉她,以前都是往里面扒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穿那个长筒靴的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   许青睁开眼睛,又精神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吧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禾嗤一声,她就逗逗这货,昨晚已经挺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坐起来到梳妆台前把头发梳一下,手里掐着发绳,她边把头发拢起来边道:“你觉得小锦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那破高中哪有入得了她眼的,你开家长会的时……哦对,你开家长会打瞌睡来着。”许青对女儿还是有点信心的,只是对潇潇没什么信心,小白菜恨不得自己把猪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不要学学咱爸当初……那个什么?”姜禾对以前许文斌偷偷给许青塞气球的事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至于……他俩才多大。”许青摆摆手,顿了一下道:“要不你抽空和潇潇科普教育一下,反正你是干妈,她也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不着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防万一,你儿子要是闯出什么祸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儿子!我打死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禾咬了咬牙,一家子都不让人省心,除了许锦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床出来客厅,许十安还在睡懒觉,客厅里只有许锦,抱着厚厚的三国演义在看,姜禾从来没看过,见到密密麻麻的字就头疼,还是电视剧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锦觉得电视剧又臭又长,浪费时间,一集的内容她只要十分钟就能在原著上看完,有原著的很少看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”许锦伸个懒腰,听着厨房里的开火声,把书放到一旁,悠悠晃到厨房门口,倚在门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饿了?”姜禾头也没抬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,就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妈当然好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锦吹了个彩虹屁,不过今天姜禾气色确实不错,嘴里哼着歌,虽然儿女都已经快上大学,却一点都不显老,只有成熟风韵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禾拿着鸡蛋在边缘轻轻一磕,两只手分开蛋壳,鸡蛋便流进油锅里,发出滋溜一声,煎蛋慢慢成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锦脑袋轻轻撞着后面的门框,眼珠一转,问道:“妈,以前我爸是怎么跟你求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婚?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求婚?”许锦有点吃惊,“那……那……你们怎么在一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很正常?你是不是电视看多了?结婚哪有那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麻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麻烦,没有那个……鲜花婚戒,也没有什么盛大的订婚,就看那天天气挺好,他说我们去领个证吧。”姜禾笑眯眯地道,“然后我就被他骗回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这一定就是爱情。”许锦捧着心撤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禾笑一声,现在回想起来,也没什么遗憾的,什么订婚钻戒,都比不过这几十年的陪伴。好像从结婚那一刻起,在这个世界的羁绊,已经多过开元,更不用说怀孕以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仔细想想,开元好像就是娘家一样,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十安起来刷牙!”姜禾朝厨房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锦起身去敲许十安的房门,哐哐哐响几声,听到许十安应声她转身离开,“我爸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他多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做好早饭吃完,已经是将近十点,姜禾回屋换了身衣服,准备出门时想了想,又去拿了滑板抱着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锦站在露台上,趴在边缘看姜禾像一阵风一样踩着滑板出了小区,用手撑着下巴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谁家老妈这么大了还会喜欢玩滑板?

        许青念叨的一点没错,好好的车不开,就喜欢上蹿下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到了花店,宫萍正拿着花洒滋滋给花喷水,娇艳的花瓣在透过窗的阳光下多了一层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姜禾衣袂飘飘地过来,脚下带风,她也无力吐槽,以前还好,和这个闺蜜到处疯玩,现在她已经玩不动了,最多相约钓钓鱼,开车到郊外散散心,姜禾依然如往昔,充满了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打算买个古筝放里面,你在这儿的时候也可以闲着弹一弹,还能引来客流。”姜禾直接踩着滑板跳进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我就谢天谢地了!”宫萍大叫,“摔一下可吃不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踩着它下楼梯都没事,只可能它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禾拍拍滑板,小脸一扬。然后继续考虑自己的天才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买个古装,你穿古装弹,怎么样?反正你喜欢打扮,我们可以开个分店,叫……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名字一时还没想好,但想法已经有了大概轮廓,宫萍听着她的计划,挠挠脸颊,“你也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穿,穿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见过!你什么时候偷偷穿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久以前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你今天气色……”宫萍凑近了扳住姜禾的脸仔细瞧,“看起来被滋润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说女人更懂女人,看姜禾柔媚的眼角,红润的气色,眼波流转,一眼就看出来肯定没干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噫,不愧是习武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,什么被滋润,当妈了说话还这么难听。”姜禾啐了她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当妈了才更污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萍叉腰哈哈哈笑,宛如一个被封印许久的老魔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闹,好好考虑一下,我们还可以多招个人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家里沙发上葛优躺着码软文的许青,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愚蠢的开元小老太太,竟然还会考虑开分店。